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企业文明杂志>> 本期要目>> 独家策划>>正文内容

开启蜕变重生之路

  近年来,随着城市快速扩张的加剧,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再利用越来越受到全社会的关注。重庆作为我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西部地区近代工业的发祥地,拥有大量丰富的老工业建筑遗产。然而,在前行历史的车轮前,大批承载时代记忆、工业印记的传统老建筑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它们正面临着拆除的危险。重庆持续多年的高强度开发,使大批重要工业建筑遗产不复存在,这些兴建于近现代的老建筑见证了重庆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工业化的进程,不但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还承载着城市的记忆,更是重庆独特的文化元素。如何保护和利用这些不可再生的城市文明财富,重新发挥它们的遗存作用势在必行。
  
工业建筑遗产的构成特征
  重庆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利用范围主要包括自开埠以来的工业建设所遗留下的具有历史学、社会学、建筑学和科技、审美价值并体现了重庆特色的工业建筑遗产,如与工业生产活动直接相关的车间、仓库等建筑场地、反映并记录工业生产活动的设备和文献档案以及折射出特定时期人们精神面貌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本文仅论述的是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和利用。
  建筑遗产类型 工业建筑遗产应具备时代性和工业文化的特征,而不应仅以存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其价值。重庆工业建筑遗产的特征随时代发展、经济与社会历史条件的改变而不断地发生着变化。重庆作为中国近代史上主要工业中心城市之一,有着众多历史悠久的工厂,不少企业都是当时所在行业的开创者和领头羊,近现代工业遗产的数量和类型极为丰富。工业建筑遗产作为重庆工业历史发展的见证,不仅集中体现了当时中国工业科技的最高水平,同时包含了深厚的文化底蕴。重庆老工业建筑遗产大体可分为:早期民族工业和殖民工业、抗战时期、解放后国民经济恢复发展时期和三线建设工业建筑遗产四种类型。
  建筑结构形式 19世纪末,重庆地区酿造、印染、皮革、丝织、木器、铁器等工业作坊工厂的建筑形式大多为传统的木结构砖瓦平房;到20世纪初,地方民族工业陆续开办,电力和机械的使用使工业建筑出现了近代化的特征,厂房在空间高度、跨度上发生了变化,其结构也由传统的木结构转变为砖木混合结构;该时期工业建筑的特点是开始按照产品的生产工艺和流程来规划和设计厂房,确定其结构形式以及厂区办公、宿舍等附属设施的配套建设,其中纺织、酿造等轻工业的厂房大多采用砖混单层或多层的建筑形式,机械工业的厂房则基本为钢结构或钢筋混凝土结构。这个阶段是重庆近现代工业建筑发展的重要时期,其间兴建完成的工业建筑无论在功能、结构还是生产设备上都比之前的手工业工厂更为先进,建筑质量有所提高,生产条件得到改善。如:重庆棉纺三厂现在仍完整地保留着建于抗战时期成片的锯齿形老厂房、仓库、办公楼和厂大门、围墙等;重庆灯泡厂、特钢厂等老厂留存的一些老厂房,很有保护和再利用价值;重庆天原化工厂还保留有陪都风格的办公楼以及抗战时期绿川英子和刘仁等名人的故居,也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此外重庆依山而建,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很多工业厂房也建在山地或滨江地带岩壁上,一些厂房甚至以防空洞的形式出现。如:始建于抗战时期的望江、建设工业公司厂房;涪陵“816工程”是“三线建设”中我国第二大核原料工业基地。由于缺乏保护意识,三钢厂、铜元局森昌泰火柴厂、化龙桥抗战工业园区,包括东风造船厂很多独具特色的滨江厂区等现已悉数拆除,令人惋惜。
  重庆近代工业建筑同其他民用建筑相比,自身还具有一些特点:建筑主体结构坚固、空间高大宏伟、外观朴素。同时从少部分产业建筑的风格仍可看出西方建筑流派对其造成的影响。
  
工业建筑遗产的改造方式
  重庆老工业建筑有着自身独特的形式和空间构成,由于工艺流程等的需要,工业厂房的建筑体量往往较大,内部空间可塑性很强,若在其中进行有创意的空间划分,就能满足许多不同的功能需求,对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工业区、老厂房应遵循“保护-再利用-再创造”的改造策略,使其成为当代城市中更具有地域特色和历史文化底蕴的新城区。“保护”主要针对具有文物、遗产级别的工业建筑,“保留”则针对具有工业文明形态的工业建筑。
  保护与保留老工业建筑的三种方式:
  整体保护与保留。将老厂的工业建筑物、构筑物、设备设施和工厂的道路系统、功能分区等全部承袭下来,可以使人们感知到一定时代的工业建筑特征和工业生产操作流程。得以保护的工业建筑构筑物或设施只强调视觉上的标志性效果,并不赋予使用功能,这是最有效的保护工业建筑遗产的方法。
  部分保护与保留。保护与保留废弃工业建筑的片段,使其成为标志性景观。被保留的片段可以是具有典型意义和历史价值的工业建筑,也可以是质量较好、只需适当维修、加固的老建筑。部分保护与保留的具体方法是在不改变建筑结构的前提下对建筑细部进行改造,以适应新的功能和创造新的景观环境。
  保留构件。保留工业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结构或构造上的一部分,如围墙、基础、框架、桁架等构件。从构件中可以发现从前老工业建筑或设施的蛛丝马迹,由此产生相关的记忆和联想。对保存下来的构件进行改造的方式很多,如:重钢原来承担厂区内运输任务的废弃铁路,可将其改造成贯穿全区的步行道体系;高炉稍加处理就是良好的攀爬登高设施;四面围合的储料仓可布置成平面花园;建筑基础可做蓄水池等等。
  除了那些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工业建筑遗产,还有很多工业建筑遗产实现不了专门的原址、原状保护。为了保证其持续存在,再利用与再创造成为了维持工业遗存、复兴工业文化的一种常见方式。不过再利用与再创造应当尊重其原有的状态和材料,保留其原有的循环模式及活跃性,并尽量使其新用途与原有的主要功用保持一致。
  根据工业建筑类型确定改造方式:
  大跨型厂房改造。大跨型厂房空间跨度大,采光和通风良好,适于改建成汽车销售中心、建筑材料超市、体育馆、剧院等大型的公共建筑,对其内部空间进行重新利用和再创造。
  常规型厂房改造。重庆的老工业建筑遗产中多层厂房也非常普遍,其内部空间结构与现在多种类型的民用建筑都有相似之处,可以改造成公寓、旅馆和办公楼等再次使用。
  特殊形态的构筑物改造。例如贮气罐、贮粮罐、冷却塔等可改造成公园游乐设施和城市标志物,一些建筑构件或工业符号等则可重新组合形成新的城市雕塑或景观。重庆老工业区中遗存的一些工业建筑物、构筑物和设施机械等已经开始被设计师们运用为创作材料和主题语言。
  
工业建筑遗产的利用模式
  将有一定价值的工业遗存进行改造利用,主要是把这些工业建筑遗产进行创意产业开发。具体改造方法是尊重建筑物原有风格,保留建筑物外观,对其内部进行重新装修利用,开发成公众休闲娱乐场所、博物馆、城市商业空间、现代艺术区、创意产业园等文化新业态。
  公共休憩空间模式。在废弃工业旧址上建造一些游乐设施,作为公众休闲和娱乐的场所,非常可行且有社会意义和现实意义。例如:重庆工业遗址公园就是在原重钢型钢厂工业用地旧址上打造的城市开放空间;长安厂拟将老厂区厂房打造为集兵器生产展示、怀旧主题体验、防空洞博物馆等为一体的以兵工文化为主题的互动体验式兵器工业博物馆“长安1862”;万盛经开区将在晋林厂旧址打造三线兵工文化旅游区,围绕“兵工抗战、三线建设”文化主线,从旅游、影视、体验、探秘、怀旧和国防教育等方面进行整体深度开发。
  主题博物馆模式。利用老工业建筑原有厂房改建成主题博物馆、工业文物遗存展览馆,并利用其空间举办主题博览会,并与招商、商务交流和交易、旅游等活动融合。例如:依托重钢工业遗存而建的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就是针对工业遗产进行旅游开发的一个例子。它是在改造利用旧厂房的基础上,建设的集绿化、景观、休闲、娱乐和文化为一体的现代大型商贸工业文化长廊,展现重庆工业在我国工业发展史中创造的无数个工业文明经典,使重庆工业文明永载史册;长安汽车、诗仙太白酒业、太极集团自建陈列馆,开发厂区观光事业,以发展工业旅游和生态文化旅游。
  购物休闲模式。在原工业中心区建立购物中心,配置酒吧、咖啡馆、健身馆、儿童游乐场等设施及场所,进行集购物、餐饮、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综合性开发。如:重庆印制五厂在保留原有建筑结构的情况下,进行老厂房整体功能完善性改造,将旧厂区打造成文化创意街区。破旧厂房变成声名鹊起的创意公司和微企办公地,车间库房“变成”书吧、咖啡厅、酒店和红酒体验中心。凯德•拾光里是一个对原重庆铅笔厂和明月皮鞋厂老厂房保护与改造利用而成的综合性项目。该项目对现存厂区遗址建筑在保留原有建筑风格的前提下,改造成为集餐饮、休闲、文化创意于一体的商业区,通过对传统工业符号的再现,强化了工业历史氛围,增添了体验性和趣味性。
  创意产业园模式。老工业建筑一般地处闹市中心,早期租金便宜,这些老厂房、旧仓库背后所积淀的工业文明和场地记忆,能够激发创作灵感,加之宽敞开阔的结构可随意分隔组合,重新布局,受到创意产业从业者的青睐。将其改造为创意产业园、现代艺术区,用以展示现代艺术、大型雕塑、装置艺术作品等。该类改造案例很多,如:重庆喵儿石文化创意园是在白猫日化厂原有建筑的基础上对外观进行升级改造而成,既保留了原有厂区的历史韵味,又注入全新的商业活力。重庆石棉制品厂将5 000平方米的老厂房变身为汉博国际艺术机构;位于观音桥商圈中心的江北纺织仓库,将库房高大的空间、框架结构等特点与现代时尚元素相结合,重新改造成文创空间,既传承了老建筑的风韵,又迎来了华丽的蜕变。在园区内不但有咖啡馆、清酒茶堂、生活观念杂货铺等常规的文创样式,还借助互联网实现文化创意的3D体验、在线直播,形成了“互联网+实体”的模式,让所有人都能共享文化创意的果实。由原重庆棉麻公司滩子口仓库改建而成的京渝国际文创园,是一个集创意设计、影视后期制作、数字音乐制作、动漫体验、极客公园平台、创意人才培训于一体的产业链,现已建成能容纳150家企业入驻、2000人工作、生活和休闲的规模。
  迄今为止,除以上介绍的项目外,重庆已经建成坦克仓库艺术中心、501艺术基地、N18文创园、京渝文创园、金山意库、枇杷山后街影视文创园。而“十三五”期间,长安1862、沙磁文创园、印制二厂文创园、工业博览园将相继建成。这意味着,未来5年内重庆还有大量老工业建筑老厂房变脸。
  
工业建筑遗产的开发举措
  重庆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需要借鉴国内外的成功经验,从政策法规、观念认识、资金来源、公众参与、多方合作、多元空间的营造和空间精神的塑造等方面给出相关问题的解决措施,尽量扩展再利用的方式,使工业遗产的价值得到最大的发挥。
  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工业建筑遗产保护在重庆还存在着“多头管理、责任不明”的问题,政府部门对此应该给予重视和支持,发挥主导作用,给予优惠政策,制定专项法规,明确各方责任和义务。要把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重中之重打造。如: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已在进行兵工抗战旅游景区的项目方案设计工作,总投资10.2亿元,将同建川博物馆以共同合作的方式进行;同时对于京渝文创园平台的扶持、入园龙头企业或一般企业分别给予不同的租金、税收、项目建设、装修补贴、贷款贴息等最大程度的优惠扶持政策。
  拓展资金来源方式。当前重庆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资金筹措主要还是通过企业、个人自筹,缺少资金来源的多元化,因而需要拓展资金来源,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工业建筑遗产。寻求资金的不同路径,不仅是解决经费问题,同时也可激发企业和民间的参与意识。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的资金筹措方式很多,可以向政府、企业、民间团体、各类基金、私人甚至国际组织寻求。政府需要将工业遗产保护专项基金列入财政预算。重庆市江北区就是通过引进文化行业龙头入驻、鼓励优质民营企业投资文化等方式,支持文化创意这一新兴产业发展,使承载时代记忆的老厂房、老车间变成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保护利用形式多样。由于重庆工业建筑遗产分布较散,加上我国目前相关体制不够健全,使得目前重庆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的形式主要集中在创意产业园区与博物馆,很少用作剧场、旅馆或画廊以及社区中心;同时再利用的过程中带有很大商业色彩。要避免空间单一性所带来的弊端,只有从形式与目的根本上加以改变。建议可与不同组织、人群进行合作,挖掘工业建筑遗产最大的效益与功能。如:学校的产学研一体化(重庆坦克库艺术中心依托四川美术学院的区位优势,以铁马集团废置的坦克库房为载体,大力发展创意产业,已经成为国内有名的艺术产业区);可与文化部门合作举办各类活动,以提升整个区域的艺术气息和文化氛围;可考虑长期社会效益以及参与者的需求,将工业建筑遗产改建成社区中心,使其成为地区街坊邻里间连接的纽带(“S1938创客港”为原重庆缝纫机厂旧址,现拟打造以设计服务、文化传媒、电子商务、时尚消费、大学生创业和现代金融服务业为主体的创意产业园区)。
  加大民众的参与度。重庆工业建筑遗产的再利用中缺少社区活动中心或中小型公共空间。其重要原因在于目前大多数社区民众未能参与、介入工业建筑遗产再利用的社区规划过程。另外,工业建筑遗产的再利用成为政府和开发商主导的市场产物,无法体现社区民众的总体利益。因此,在此过程中,应当加大公众参与力度,从立项到施工各个阶段建立多渠道公众参与途径,使民众的意见落实在工程中。如:某地产公司将在工业遗址旁的“明月行”职工家属区进行优化改造,成为文化创意街的重要配套区,以提升这一地区的文化气场,因为其具有典型的山城民居巷子特色,生活气息浓郁。
  
结语
  重庆的工业建筑遗产反映出地域工业发展的历史轨迹和工业文明,也反映了特定时代的社会状况和经济技术水平。在新一轮的城市转型中,我们只有积极利用重庆自身良好的资源禀赋和独特的历史个性,深度挖掘它的文化特质,慎重对待与城市息息相关的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利用,让其经济、文化、社会和环境价值得到更清晰的展现,才能使老工业建筑遗产焕发生机,涅槃重生。
  
(作者单位:重庆机电学院建筑工程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