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企业文化>> 央企写真>>正文内容

“亮剑”萍乡


自一个世纪前的20年代初以来,江西萍乡安源,这块土地的上空一直飞扬着英雄的旋律。尽管时代渐渐走远,但那曾经的故事,曾经的英雄仍然在激励着人们前进的步伐。2007年5月,中国中铁四局五公司人再次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亮剑”,挥写出一曲萍乡铁路车站技改工程建设的新篇章。但,“亮剑”的力量何在?
                                                                                                    ——题记
    5月24日,我到江西萍乡采访:源于全国铁路实施第六次大面积提速调度,原浙赣西线萍乡站的列车运营通过能力日显不足,接发动车组的高站台仅有一站台,极大地影响了铁路的提速扩能,成为西线提速瓶颈。在萍乡站立即扩建一条行车 线,并将原来的二站台拆除平移建为高站台,以打通行车梗阻,方便接发动车组,成为3月以来人们牵注的焦点。如今,由中铁四局五公司承建施工的萍乡站改工程,进展如何?工程能否如期交付工程,投入铁路正常运营?
     时日,站在已初步成型的新建二站台上,悬挂在工地的横幅“任凭骄阳暴雨肆虐,难阻四局亮剑冲锋”已经在烈日下强烈潲色,视线掠过,不会潲色的记录成白描式行走:3月23日上午10:08分,萍乡站技改工程正式拉开了施工序幕。在萍乡站站场从东到西的800米长、宽15米的狭窄场面上,建设者们既要拆除旧站台,又要移动、铺设线路,还要修筑新站台,建起新雨棚。空中有上万伏的高压接触电网,地面是包括3对动车组在内的每天50多对高密度运行列车的沪昆线,地下铺着密如蛛网的通讯、电力、水道等管线和沟涵。工程本身涉及到接触网移动,信号通讯线改移,地下光缆、电力线重铺等多家单位交叉施工,平均每天进场员工达三百余人。如此复杂的施工场面,牵一发犹可动全身。但无论动静,莫不牵涉到施工、行车和人身安全。车站西头道口是工程进料的关口,经理部安排了双人防护,对车辆往来及列车运行情况严密监视,实施卡控。在800米的施工区段内,分别在东头、西头和中部各设一名防护员,监控行车和施工安全。所有进入施工现场的机械设备,每名操纵员的后面都跟班一名管理人员,负有协助防护和随时清理作业面现场责任。如此,整个施工期间,未发生一件行车和施工事故,地下密布光缆管线也完好无损。
     我懂得了经理部经理齐新成所归纳的“亮剑”之力量所在:品牌、团结、协作、和谐。


“品牌”的力量


    萍乡站改工程建设是全路提速,确保沪昆线畅通的关键一棋,从原定工期由6月30日提前到5月26日必须完工,可以窥斑铁道部领导重视、南昌铁路局关注之程度;从一时间内,汇集17个单位之精英在同一个建设线上,可以想象施工任务之急迫!五公司萍乡经理部参建人员深感责任重大,决心毕其功于一役,誓夺工程战役之胜!
  “经理部12名党员在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体现了新时代党员的光辉形象。副经理贾长辉爱人被确诊为乳腺癌,已同上海的医院讲好了手术时间、床位,就等着他护送前往。可项目部上下都在抢工时,他不得不把妻子的手术时间往后推。防护员李淑青的孩子正面临高考冲刺,可她未能在家照料一天,孩子是多么希望母亲能够陪伴着度过这关键时期啊......"经理部党委书记左小明细数着感人的事迹,“但我更认可这是我们经理部,乃至全公司员工以自身的工作在宣扬着‘中铁四局’这个企业品牌的具体实践。5月12日,我们的工期被要求再次压缩5天,接到工期提前的通知后,公司总经理刘勃专程赶到萍乡,明确要求举公司之全力,要人给人,需钱拔钱,缺物送物,确保5月26日工程竣工。公司副总经理王福林也五次来到工地,查看施工进展情况。”
    以五公司浙江分公司人马为主组建的萍乡经理部,是第一次走进南昌铁路局的建设市场,熟悉规律和掌握规律开展工作是经理部班子成员迅速统一的一个共识。“但无论怎样,把工程干得漂亮是我们向市场要效益的先决条件。”左小明目光坚定的说。3月15日,他直接从南昌局为保铁路第六次大提速而增设的沪昆线横峰疏解线上转到萍乡站,开始了车站技改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他带着办公室主任金永祥和南昌局新余房建给水生活段的人们协议了四次后,租赁下生活段办公楼,设为经理部住址。参建将士们三天后全部到位,啧啧称赞书记会选地方:住址与车站并行,到施工现场走路最多10分钟时间,且居住、用水等生活条件良好,“看着就解乏”,有员工呵呵乐着说。
     左小明走路很快,每天他都要从萍乡车站的出口处进入站台内,门卫室的老曹头开始有些不习惯,老看到一个敦实的影子一闪就过去了。十天下来,他就摸着规律了,早上6点42分,铁四局萍乡站改工程项目的左书记点着卯的过栅栏,上二站台施工面上去,晚上9点卡着表出栅栏,时间长了,哪天过了这两个点没见到左书记,那指定是搞协调的事情去了。“左书记面善,容易‘和人’,在我这里过得几趟下来,我们就成了熟人了。”老曹头说话很认真,但给人亲切感。
跟着左小明到现场跑一趟下来,还让我记住了一件事。
    开工第4天,也就是3月27日凌晨3点50左右,劳累了一天的员工们进入了梦乡。突然,五楼宿舍的员工朱元春被一声轻微的关门声惊醒,他起来一看,自己的衣物全部掉在地上,手机和钱包都不见了,他叫醒了同宿舍的刘奇文,他的手机和钱包也不见了。两个人立即想到有小偷侵入了。两人沿五楼开始往下查。一个身材高大、神色慌张的陌生人正从三楼横道里过来,和他们撞个正着。朱元春身手敏捷,一把抓住陌生人的衣角,质问他是干什么的。陌生人并不答腔,抬手从身上掏一把弹簧刀,直逼朱元春。瘦小的朱元春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一边使劲抓住对方的手腕,一边叫刘奇文从后面过来帮忙,并不时提醒小刘,歹徒身上有刀,让他小心点。弹簧刀被打落在地,在外接应的另一歹徒仓促逃跑。这时,经理部的人都被惊醒,将歹徒扭送到车站派出所。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是一个在车站周边屡屡作案的窃贼,曾有多人受伤,就是没能抓到他,周边居住的人们对此又恨又怕又无奈,这次让中铁四局的员工抓到了,大家竖起大拇指夸赞不已:“中铁四局人,好样的。”
     24日,南昌铁路局萍乡车站改造工程领导小组组织业主、监理、承建方、电务、通讯、线路等施工方对萍乡站技改工程初次验收,各方均表示满意,并就最终验收达成协议。下午6点,人们在萍乡车站贵宾会议室初次验收纪要上郑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正式验收以26日旅客列车能否如期进站为准。
“品牌”是深厚沉淀的企业文化,始终有着无而不胜的力量。


团结的力量


     拧成一股的绳子的力量显然要大过散纱。经理部人员组成单一,一个“百日工程”经过了三次工期变更,协作队伍负责人张林找到齐新成,火气大的能烧着屋子:“齐经理,这活没有法子干了,我宁愿亏一点,也要撤队伍了。还请经理你能够理解,我们把工程清单算算,我结帐走人。”
    齐新成微笑着,先招呼张林坐下,并不立即接腔,而是问:“老张,依你看,萍乡站这工期一改再改,我们铁四局有没有可能干完?”
“呵呵,你们大企业可以耗得起,我小本当家的,难。”
    “看看,看看,你自己都说了只是难嘛,既然只是难,我们就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齐新成话到此,直视着张林,说:“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我们的精诚团结,不是吗?!”
    张林也不含糊,尽管他的耳廓后有阵阵潮热袭来,他看着眼前这个白净瘦弱,一副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说:“那有你齐经理这个胆识,我豁出去了,干完这个工程,哪怕亏?!”
    “不对,我们任何一方来市场承揽工程,赢利原本就应该是一个基本目的。怎么总想先着就亏呢?”齐新成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视镜,冲张林笑了,接着说:“不管怎样,我们眼下最关键的是人心不能散,大伙合成一股力,千方百计在压缩后的工期里把活做得漂亮点。下午五点,我们开各部门和各协作队伍负责人会议,集思广益,拿下难关。”
    望着张林走出门口的背影,齐新成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拢共1000多万元点的工程,利润空间几乎为零,工期却一压再压,在张林冲进办公室的前半个小时,南昌局萍乡站改办指挥长已经来过电话,询问能不能够把工期再往前赶5天,5月26日投入运营。“526,526,齐经理,你看,多吉祥的日子啊,我们两方都顺。”指挥长在电话里打着哈哈,调节气氛,因为电话这端的齐新成久久没有吭声。
    相对于干工程的人们而言,业主方也罢,施工方也罢,有一个行业内不成文的默契:双方都十分明白此时此刻不吭声,并不是断然的拒绝,而是一种对责任的再次确认和承担。
    齐新成听着指挥长的笑声,他在心底急速的盘算了一番,承诺下来:保证完成任务。都是为了工程,谁都不易。眼下,他要做的是在10分钟后召开的班子成员扩大会上,跟大伙分析形势和任务,再次排演工期工序和确定施工变更方案。
“我在这个会议上,遭到了几乎是一致的反对,大伙只担忧再压5天工期,一旦完不成任务,站台和改道后重新铺设的铁道线路不能保证旅客列车正常运营,那么,砸掉的不仅仅是经理部值得牌子,更会是公司,甚而是四局集团在南昌局的良好声誉和建设市场。”齐新成顿了顿声音,说:“当时,看到大伙情绪十分激动,我也发了火,几乎是用了命令的语气,说就这样定了,谁要说干不了,可以走人。刹那间,屋子里安静下来。我并不再看大伙,下意识的走出了会议室。冷静和坚持是我迫切需要,并支撑我说服大伙的两大重要的E商。我记得十分清楚,从来不在我面前对生产组织提建议的金主任跟着我走了几步,也期期艾艾的开口想劝我再考虑考虑大伙的意见,我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金主任是个好人,任何的饿委屈都是自己排解。如果我把刚才那样难听的话甩给他,估计他得闷着在心里头想好久呢。但我真的做了决定,这工程工期哪怕再压一次工期,我也要干完,办法总是会有的,只要安全不出点滴的纰漏,我们就已经先行赢得了效益。”齐新成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一会,我注意到他的喘气有些急促。
   “喝口水,经理。”经理部办公室员工霍燕芝递过来一瓶矿泉水,跟我说,“你都不知道,那天我在屋子里做会议记录,齐经理在外面足足待了半个小时,再回到会议室里时,大家都保持了沉默,屋子里静得让人感觉怪异。这时候,我特别佩服经理和书记,尽管在这个问题上,两个人刚才还有蛮大的意见分歧,但经理首先打破了沉默,诚恳的解说他的理由。书记第一个表示响应,并连夜和工程部的技术人员把新的施工方案做了出来,保证了第二天向协作队伍交施工任务和技术要求底。”
一个团结的班子,始终有着无往不胜的力量。


协作的力量


    5月8日正午11点零五分,正在站台上的齐新成接到萍乡站改调度通知:下午2点10分整在南昌车站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
    萍乡距离南昌290公里,高速公路上跑100迈最快的时间也需要近3个小时。齐新成蹙了眉头,瓮声瓮气的说我们尽快赶。他心底有个隐隐的担忧:这个紧急会议的主题只会是跟工期有关。
   “小霍,龙总回来了没有?”齐新成从站台上抄近道回到经理部租用的院子里,一边往楼上办公室走,一边问霍艳芝。
   “也是刚进屋,龙总把老婆往医院里一送,跟工程部同去的打了声招呼就回来了。”霍艳芝快言快语,“经理,食堂已经作好了饭,要不你们先吃点饭,垫垫胃,再走吧,最多也就是10分钟的事。”
   “来不急了,迟到给人印象不好。”齐新成站住,回过头来对霍艳芝说:“下午上班你等我电话,随时通知召集经理部部长级以上人员,包括协作队伍负责人,我门一回来就要开会。”
    高速公路两旁的防护带急遽的在越野三菱车窗外后退,车里静悄悄的,司机看了看经理和总工,轻微的拧开了音响,一曲长笛在车厢里流溢起来。
龙总大名龙海,是经理部总工程师,他是从上海中环经理部调过来任职的,和齐新成是第一次共事,搭班子做项目。说起来都在中铁四局五公司工作,但天南地北的工程建设使得人们多是见过一两面,更多的了解来自公司先进平台上的典型事迹和经验做法的宣传介绍。
    齐新成年纪不大,但干项目经理的资历却不短,且不说在学校毕业后从当技术员到项目副经理的过程,仅扳指头数他任武汉轻轨、南京钢铁厂高架桥和浙江分公司项目正职的业绩,就知道这是一名懂管理,更懂争取工程效益最大值的“头”。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来,齐新成的工作成绩与他自身的健康状况正好成反相:去年在上海才做了手术,医院严格要求,患者每季度复诊一次。但齐新成显然没有遵循医嘱,只随身随车带了一堆大大小小的药瓶子。
    “空肚子吃药,不好。要在车上备点饼干什么的,也好先打个底。”龙海见齐新成从包里掏出两个药瓶子来,先开口说话。
    “没事,惯了。这身体就跟做项目一样,你把它看得重了,它就重,看得轻了,它就轻。”齐新成就着矿泉水把药吞了,又说:“我有一种感觉,今天这会肯定跟五月四号铁道部领导乘包厢过萍乡站有关。铁路第六次大提速给这样的既有线旧站改造工程带来太多的不可预测性因素。我们得有个心理准备才好。”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尽管如此,齐新成还是被突然宣布的决定击得有一瞬间的懵。
    他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稳定情绪在这一刻重若千钧:南昌局局长黄桂章电话会议宣布:萍乡车站技改工程工期至少提前一个月竣工,交付运营。
主持会议的南昌局副局长已经开始挨个询问各参建单位意见:“中铁四局的有问题没有?”
    齐新成礼节性的站起来,清晰的回答:没问题。只有,坐在他身边的龙海细微的观察到齐新成的脸色愈发苍白了。
    车在返回的路上,齐新成一个电话打了32分钟,是跟分包工程站台装修的协作队伍负责人G沟通,他希望分包方能够按照竞标时拿来的第二方案进场进料进价。G是工程装修项招标时来竞标的法定人,当时只有他准备了2个方案,这给齐新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经过经理部项目招标小组一番筛选认证后,G获得了分包进场施工权。如今工期大面积的突然压缩,把所有的工序都打乱了。齐新成想到了G的第二方案,正好适用目前的情况。G是爽直性子,十分干脆的就问齐新成:“方案的变更,因此而必须进行的与装修材料厂家的货物的退订调换、运费和部分人工成本费怎么算?”“你看合同第12条,比照于此核算。我们的方案变更就从这一刻开始计算时间了啊。”齐新成跟G诙谐的强调。“没问题,我们的协作才刚刚开始啊。”G也大笑,他觉得他和齐新成在干工程先卡赢利底线这一观点和做法上有着惊人的相似。
    “我和龙总回到经理部已经5点过10分,5点20分,临走前部署办公室通知开会的人员全部到达会议室。毫无疑问,人们被齐新成带回来的消息打懵了,担忧和焦躁充斥于室内。齐新成清了清嗓子,喊大伙安静,而后,他把视线投向了G:“你那边安排的3怎么样了?”G笑笑,从包里掏出了电脑笔记本,边开电源边说:“预算和货品更换的清单都已经发给装修厂家了,最快明天下午可以到第一批调换的货品。”
    “好,一会把清单留一份给我们的预算成本部,让他们再核实一遍。”齐新成赞许的冲G点点头,又开始落实另外几家队伍的情况。
一种真诚的协作,始终有战无不胜的力量。


和谐的力量


    经理部诺大的院子里经常只有三名女工。两名炊事员,一名工程部的资料员。“这要是哪天院子里突然多了几个人,我们反倒要奇怪呢,工地上抢工期那么紧,怎么有人手能够呆在家里呢。”炊事员小赵是东北人,她一边往菜锅里洒盐,一边跟我说话。经理部对协作队伍是严格按照公司要求“同参与、同劳动、同生活、同学习、同娱乐”的“五同管理”,食堂两个人最高峰期曾一连20天做了300多号人的饭菜,累得腰真不想直起来。
    “是什么让你们甘愿累,也快乐?”我不是好奇,而是真的被她们朴实的讲述打动了心底的某一处,内心有些激动。
    “呵呵,这不好说。”小赵握着菜勺,看了我一眼,笑了:“或许是被我们经理经常挂在嘴角边的话‘忽悠’的了,他总是不急不慢的对所有人说,工作见不见成效,得看干工作的人的饿潜力被开发出来多少。可能我们就属于这需要不断被开发的人吧,想到这个,人都要乐晕,眼看着都到了快内部退休的年龄,还被发现自己原来可以把工作干的更好点。”
挺着大肚子的资料员,昨天被他丈夫送回老家去了。预产期要到了呢。资料员我不认识,但她的丈夫,我是认识的,龙海。
下午的时候,龙海回来了。他见到我,就干脆的落座于我面前:“今天又有什么收获呢?”“很多。一会再跟你详细讲。”我问:“爱人是被送回到她娘家去了么?”“是的,过得10天大概就要生了的。”龙海高兴的笑着,又说:“就是,昨天送她回去,发生了点子事,有些邪门。嗨,不说了。我去经理那里报个到。”龙海说着,站起来,出了门去。
我张了张嘴,想喊住他问问什么邪门的事,一转念,打住了。一会他肯定要去工地,我到那里见到他再问。龙海是个竹筒子倒水的直脾气,在工地一见到我,就说:“我还是把那邪门的事跟你说说吧,我们都是湖南老乡,说不定你可以帮我化解化解。”
    原来,他的岳母家离萍乡只有4个小时火车的行程距离,在邵阳。昨天送快要临盆的爱人回去,一进屋,爱人就对他说她很久没有见到她的姑父了,催他去接了姑父到家里来吃饭。姑父家与岳母家隔两个山垄地,不远。龙海就直奔了过去。谁知道,推开虚掩的门才发现姑父不知道什么时辰已经“归西”了呢,人倦缩在竹躺椅上,面相平静。龙海拨通了姑父儿子的电话,告诉他情况,那边答应着连夜往回赶。街邻们闻讯来帮忙,言语间揣测着判断姑父在屋子里大概是已经西去了三四天的。赶回来的孝子和龙海商量是否明天一早可以把“老人”送去殡仪馆,葬了。龙海应承了下来,就给爱人打了电话,告诉她明天一早他去了殡仪馆办完了事,就直接回萍乡了。“好的,赶急的事都挤到一起了。你就在火车上睡一会吧,不要挂记我,免得分心。既有线站台上施工不安全源太多,要时刻小心点。”爱人绝口不提姑父,这多少让龙海觉得有些惊奇,他是一名党员,无神论者,但总有一丝丝的蹊跷徘徊在他心底。
    “没有什么邪门的啊,人‘走’了,大抵是都要找个报信给活着的人的吧。你爱人从小在姑父家待的时间多些,就容易更想念他们一些,这就正好巧合了而已。”我分析着,对龙海说些安慰的话。按这样的行程来算,龙海有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吃了饭,你就来工地了,不累吗?”
   “不累是不可能的,但还扛得住。这要比起我们的项目队长徐凯,那差远了。”龙海朝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的一名年轻人招手:“徐队长,我正要找你呢。先认识一下公司总部来的同志吧。”
    我先向面有一许腼腆的徐凯打招呼:“我认识你的,公司连续三年的优秀党员,浙江分公司的一员虎将,人称‘工地拼命三郎’。”
    徐凯脸有些涨红,摇着头连连说:“那都是大伙给的,大伙给的。”
萍乡车站二站台改建,是把原来的站台给铲平了,望西平移4米,重新再建一个高台位的站台,鉴于施工工期的严重压缩,站台雨棚柱还用拆换下来的。犹记去年一站台技改施工时,仅拆移雨棚柱就用了45天时间,而现在最多给15天。这一天是4月15日,距离18日全面铁路大提速只有两天的时间,万一在施工中横岔里出个什么事,安全事故责任任谁也担负不起啊!南昌局萍乡站技改办的人们沉吟了,决定雨棚先不拆。徐凯一听急了,要按这万无一失的办法安排工序,经理部的所有工序都得往后延,而5月26日交验的关门竣工日期是雷打不能动的日子,耽误了工期这责任也是谁都担负不起的啊?他稳了稳神,走到技改办人员前面,说:“不如就让我们拆一根雨棚演示给大伙看看吧,也好就我们的施工提些宝贵意见?”
     现场静默。没有人明确表态。徐凯能够充分感知沉默后面流动的沟通与理解。他后推了几步,向严阵以待的施工队发出了雨棚拆移立即作业的命令。27分钟,只有27分钟,一根雨棚柱就完成了它在新位置的战立。南昌局萍乡站技改办的人们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看到了中铁四局的队伍实力。
是微笑,就能够消弭存在的担忧。徐凯再次做出一个明确的指示:二站台上的46根雨棚柱在18号前全部拆移到位。
     是实力,就能够创造效率的奇迹。27日傍晚,46根雨棚柱已经牢固的矗立在新的地址平面上,它们以挺拔的身姿迎来了“4.18”中国第六次铁路大提速全面启动的特殊日子。
     一站台的乘警在使劲的吹口哨,向轨道上施工的人群发出动车组即将通过,请停止作业的信号。徐凯一路小跑着招呼作业队的人员撤离现场。到了西头时,徐凯站在雨棚下,感觉轨道有些晃,这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彻底病了。
“徐队长,你不舒服吧?我们扶你坐下来。”三名从轨道间上来的协作队伍人员看到徐凯跄踉了一下身子,不由地加快了步子,冲到他面前,不由分说的搀扶了徐凯在最近的雨棚柱下坐下。时速220公里的动车组在一道白色的光芒中,呼啸而过。车速与风力的摩擦,微微掀起站台上人们的鬓角。
一抹和谐的氛围,始终有着无所不胜的力量。

     5月26日,7:08分,5202次旅客列车缓缓驶入萍乡车站6道,停靠二站台,旅客平安通过人行地道。也就是说,中铁四局五公司萍乡经理部承建的萍乡站改造工程提前36天,安全、顺利竣工并投入正式运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